相溢似溅

苹果的红是承载着不愿失落的阳光就如同那初恋的羞红一直挂在我的心上就像现在路过你的身旁那羞红的面孔与心里深处的相得益彰心口的往事如同崖边的梨花向幽谷张扬雪花环绕如绕梁之音你眼中的篝火烧得旺盛只是轻轻的一个拥抱你就泪洒在肩无声的夜相逢相遇相离相溢似溅伤痕相叠一层压一层爱如削骨一刀斩不断两断依旧爱你就算只可以在梦里与你悠悠如前

杀了我,就是杀了你。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杀了我,把我抛尸荒野,那里四季如春,我的尸身不会腐败,还是灵魂刚离躯体时的温度,萤火虫笼着我,慢慢,我的心也慢慢躺在了我的身旁,却发现,身旁躺的是你,是啊,是因为我心里满满都是你,我若死了,你也就死了。

   
 我就这样在这四季都绿的草丛里躺着,早晨的露水打湿我的脸庞和头发,等到中午,云彩会在我的上方为我挡住太阳,晚上的星空就是睡前要看的书,一天天过去了,你在我的心里,我的心在我的身旁,我们聊着生前的爱恨情仇,我说着你对我的敷衍,你说着你爱的姑娘,我们看着西边的天空因为期待一袭嫁衣的月亮羞红了脸,我们讨论着宝黛十几岁时的爱情为何那样规整,有时候我们也会彼此调侃我们之间的有缘无分。

奇怪的是,因为杀了我,所以你也死了,你却从未此有过抱怨或是对我恶语相对,是不是薄情都在肉体上附着,死后不会和灵魂同行。杀了我,顺便杀了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