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的深圳和东方之珠游记之布里斯班篇

深圳的服务业是出了名的,我们没有去高档的消费场所,就在普通的餐厅享受了几顿早茶与正餐,感觉有序而到位。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家在深圳连锁经营的美发店,第一天路过时发现生意爆满,挤身进去竟也没人招呼,心有不甘的我第二天赶早坐了进去,选择了最普通的55元的洗剪吹服务,那里的服务生除了有娴熟到位的洗头技术,还提供精油按摩。让我意外的是那位帅气的造型师,原本以为象我这种既不买卡,也不染烫的顾客会被随便对待,然而听说我是从上海来之后居然格外地热情。理发期间他还间或向我讲述了他的漂泊创业史。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悉心修剪,结果是,我对我的新发型非常满意,好奇的我也问他为何那么认真的对待象我这样的顾客,他微笑着告诉我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突然之间心情很好,很想认真的剪一个头发。走出理发店,老公那边的聚会已经开始,催我快些赶过去,和煦的风儿吹在新剪的头发上,我的情绪也变得异常好。事过已经快两个月了,头发虽然长了好多,可仍然没有乱的感觉,居然盼望着能在上海地某个帝凡尼之类的发型屋遇见重返上海的他了。

早就听说深圳是一个外来人口集中的城市,那里几乎没有多少本地人。她的开放,她的包容,她的发展成为了千万打工仔怀揣理想抱负为之奋斗的土地。而在我们的眼里,她宜人的气候,大气的市容,优良的服务让我们觉得来此度假不枉此行。作为一个改革开放多年同时紧邻香港的南方大都市,那里有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也有着不同它处的“农民新村”和“二奶村”。穿梭于那里的市井小巷,除了看到一家家港式茶餐厅与烧味小饭店,和中国千千万万城镇一样,充满着浓烈的生活气息。服装小百货大概也算深圳的一大特色吧,不过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淘宝,只花了半小时在深圳最热闹的马路东门步行街上走了一遍,完成到此一游的任务。
深圳的服务业是出了名的,我们没有去高档的消费场所,就在普通的餐厅享受了几顿早茶与正餐,感觉有序而到位。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家在深圳连锁经营的美发店,第一天路过时发现生意爆满,挤身进去竟也没人招呼,心有不甘的我第二天赶早坐了进去,选择了最普通的55元的洗剪吹服务,那里的服务生除了有娴熟到位的洗头技术,还提供精油按摩。让我意外的是那位帅气的造型师,原本以为象我这种既不买卡,也不染烫的顾客会被随便对待,然而听说我是从上海来之后居然格外地热情。理发期间他还间或向我讲述了他的漂泊创业史。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悉心修剪,结果是,我对我的新发型非常满意,好奇的我也问他为何那么认真的对待象我这样的顾客,他微笑着告诉我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突然之间心情很好,很想认真的剪一个头发。走出理发店,老公那边的聚会已经开始,催我快些赶过去,和煦的风儿吹在新剪的头发上,我的情绪也变得异常好。事过已经快两个月了,头发虽然长了好多,可仍然没有乱的感觉,居然盼望着能在上海地某个帝凡尼之类的发型屋遇见重返上海的他了。
深圳的海滩远没有海南来的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骛。那个温暖得需要在车里开启冷气的明媚的下午,我们三车十余人驱车几十公里赶到了在深圳小有名气的南澳岛。所谓岛,只是一个海湾,所以不用摆渡,路程很顺。就在我们准备泊车寻找住宿的时候,另一路同伴告知我们却他们已领先到了西冲,一个人更少,海滩更美,还有海边木屋的海滩,呼唤我们快些过去。就这样我们又往前赶了几十公里的路,拐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道,停在了一个所谓的停车场。一下车直奔海滩,还未领略够夕阳西下的美景,便决定先去打探一下传说中的海边木屋。
没有起眼的招牌,海边木屋(并非木质的材料,因为海边潮湿且盐分太大)并排两行总共约十几间,被当中有类似木质的靠椅小路格开,竟出乎意料的干净整洁。200元/间/晚,我们迫不及待的安顿了下来后,发现颇有烂漫感觉的西式路灯也点亮了我们的木屋,于是决定先去不远的一个海鲜市场解决晚餐。市场的名字记不起来了,老公回忆说好像叫福永,可那里的规模可不小,延绵也有好几百米的架势,一边是市场,一边是排挡,品种不是很多,我们买好后送去一家店里加工,加工费好像比江浙一带贵一些,或许是深圳消费指数偏高吧,但味道挺不错的。回程途中我们还买了啤酒和烟花,准备为晚上的烧烤夜宵增添喜庆气氛。
回大本营休息片刻,换上拖鞋,带上白天从超市买好的一些烧烤原料,我们在位于木屋与海边之间的一个露天平台摆开了一桌,旁边已经有六七个游客已经开始唱着卡拉OK载歌载舞。他们应该也是和我们同住的游客吧,我这么猜想着。略显昏暗的路灯,清晰的海浪声,不紧不慢燃烧着的火炉,欢快的歌声,香味扑鼻的烧烤食物,打破天空的灿烂烟火,将我们引入了一个不眠的欢乐夜晚。时过零点,隔壁的那群人居然将战地转移到了沙滩上,用木炭和树枝围起了篝火,如原始人似地又跳起舞来。我们也有我们地欢乐,原本以为买了太多的食物经过几个小时的持久战后竟然也被烤熟入肚,以致火炭用完,还去挖那群“野人”留下的木炭维持我们的炉火。最后还意犹未尽地将剩余地土豆埋于篝火中等待第二天大早可以享用。带着圆滚滚地肚子,在凌晨两点各自满足地回到木屋睡觉。
“大懒虫,起床了”,第二天的上午,我们被明明的敲门声和呼唤声叫醒,洗漱后戴上墨镜又踏上了阳光下的沙滩。软软的细纱,透蓝的海水,散落在海滩上的贝壳,也不比海南岛的亚龙湾逊色多少。相反,没有熙攘的人群,没有现代化的旅游设施,一切都近似原始的清净怡人。期间或有一些背包族与我们擦肩而过,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要是没有人带领,我还真不会找到这么一块海边宝地。前夜“种下”的土豆已经不翼而飞了,篝火留下的那片沙子却还略带着余温。我们一边玩笑地猜想着是“野人”偷吃了我们的果实,一边彼此会心地感叹着不虚此行。告别了西冲,回到市区,去到一位朋友家,参观他在深圳新买的公寓房,不错的小区,依山而建,若在香港大概就叫豪宅了吧。搓了一场麻将,吃了一顿晚饭,在完成了对一名普通市民的家访后,我们的深圳之行也算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献上一些摄于西冲海滩的照片,和大家分享,也请大家继续关注我的香港篇哦。

深圳的海滩远没有海南来的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骛。那个温暖得需要在车里开启冷气的明媚的下午,我们三车十余人驱车几十公里赶到了在深圳小有名气的南澳岛。所谓岛,只是一个海湾,所以不用摆渡,路程很顺。就在我们准备泊车寻找住宿的时候,另一路同伴告知我们却他们已领先到了西冲,一个人更少,海滩更美,还有海边木屋的海滩,呼唤我们快些过去。就这样我们又往前赶了几十公里的路,拐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道,停在了一个所谓的停车场。一下车直奔海滩,还未领略够夕阳西下的美景,便决定先去打探一下传说中的海边木屋。

图片 1

没有起眼的招牌,海边木屋(并非木质的材料,因为海边潮湿且盐分太大)并排两行总共约十几间,被当中有类似木质的靠椅小路格开,竟出乎意料的干净整洁。200元/间/晚,我们迫不及待的安顿了下来后,发现颇有烂漫感觉的西式路灯也点亮了我们的木屋,于是决定先去不远的一个海鲜市场解决晚餐。市场的名字记不起来了,老公回忆说好像叫福永,可那里的规模可不小,延绵也有好几百米的架势,一边是市场,一边是排挡,品种不是很多,我们买好后送去一家店里加工,加工费好像比江浙一带贵一些,或许是深圳消费指数偏高吧,但味道挺不错的。回程途中我们还买了啤酒和烟花,准备为晚上的烧烤夜宵增添喜庆气氛。

图片 2

回大本营休息片刻,换上拖鞋,带上白天从超市买好的一些烧烤原料,我们在位于木屋与海边之间的一个露天平台摆开了一桌,旁边已经有六七个游客已经开始唱着卡拉OK载歌载舞。他们应该也是和我们同住的游客吧,我这么猜想着。略显昏暗的路灯,清晰的海浪声,不紧不慢燃烧着的火炉,欢快的歌声,香味扑鼻的烧烤食物,打破天空的灿烂烟火,将我们引入了一个不眠的欢乐夜晚。时过零点,隔壁的那群人居然将战地转移到了沙滩上,用木炭和树枝围起了篝火,如原始人似地又跳起舞来。我们也有我们地欢乐,原本以为买了太多的食物经过几个小时的持久战后竟然也被烤熟入肚,以致火炭用完,还去挖那群“野人”留下的木炭维持我们的炉火。最后还意犹未尽地将剩余地土豆埋于篝火中等待第二天大早可以享用。带着圆滚滚地肚子,在凌晨两点各自满足地回到木屋睡觉。

图片 3

“大懒虫,起床了”,第二天的上午,我们被明明的敲门声和呼唤声叫醒,洗漱后戴上墨镜又踏上了阳光下的沙滩。软软的细纱,透蓝的海水,散落在海滩上的贝壳,也不比海南岛的亚龙湾逊色多少。相反,没有熙攘的人群,没有现代化的旅游设施,一切都近似原始的清净怡人。期间或有一些背包族与我们擦肩而过,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要是没有人带领,我还真不会找到这么一块海边宝地。前夜“种下”的土豆已经不翼而飞了,篝火留下的那片沙子却还略带着余温。我们一边玩笑地猜想着是“野人”偷吃了我们的果实,一边彼此会心地感叹着不虚此行。

告别了西冲,回到市区,去到一位朋友家,参观他在深圳新买的公寓房,不错的小区,依山而建,若在香港大概就叫豪宅了吧。搓了一场麻将,吃了一顿晚饭,在完成了对一名普通市民的家访后,我们的深圳之行也算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献上一些摄于西冲海滩的照片,和大家分享,也请大家继续关注我的香港篇哦。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本文转自

网站地图xml地图